首页>能源财经>节能环保

关于全国碳市场几个问题的思考


时间:2016-12-09 来源:英大网 作者:国网能源研究院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 马莉

  全国碳市场的推进,对于电力行业来说,面临着比较大的机遇和挑战,因此国网能源研究院这几年来持续跟踪关于全国碳市场建设情况。下面我从一个电力行业的研究者角度,来看全国碳市场的实施。

  首先关于电力行业碳减排的要求,现在有一些新政策已经明确了对于电力行业碳减排的要求,如刚出台的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里,明确提出2020年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达到7.7,当然要实现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的目标。在“十三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案里,也对能源行业提出了很明确的要求,提到了发电集团二氧化碳排放控制,要550克二氧化碳每度电以内,所以这些都是比较明确的要求。

  现在看我们电力行业低碳发展,近几年来,整个电力行业低碳在持续推进。第一是电源结构持续优化,是公开的数字,在“十二五”期间,非化石能源发电占比提高了7.5%,能耗指标也逐渐下降,煤电机组供电煤耗继续保持世界先进水平,非化石能源发电量也持续快速发展,2015年比2010年增加了100%。实际这几年在电力行业里做了很多贡献,当然国家电网公司作为连接电源跟用户的桥梁和枢纽,在其中从消纳非化石能源以及引导用户节能方面,也起到了很重要的平台作用。我们再来看近几年电力行业参与碳市场的情况,首先因为电力行业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国总排放量一半,因此,电力行业对于碳市场来说,是特别重要的一个参与者。因此,通过发展非化石能源,降低煤耗和线损率等措施,电力行业持续减排,是碳排放的重点行业。

  第二,从碳交易试点中,都把电力行业纳入到控排重点企业中,其中有155家发电企业跟三家电网企业,都被纳入管控范围了。因此,按照全国碳市场对纳入企业排放门坎要求来说,几乎所有电力企业都要参与到全国碳市场中。从市场情况看,发电企业交易活跃度比较高,一方面由于发电企业控排压力比较大。第二,很多大型发电企业都是建设了碳管理体系逐步成熟,因此未来大型发电企业在全国碳市场中会持续发挥示范和标杆作用。这是基本的一些电力行业碳减排以及碳市场的情况。

  从全国碳市场如何实施角度探讨问题。说起碳市场,包括碳配额分配,有两个协调问题。第一,碳市场与电力市场怎么来衔接?因为我们都知道,对电力行业来说,九号文发布后,电力市场化改革正在推进,也即将步入实施阶段。第二,碳交易和绿色交易到底是什么关系,绿色交易现在看有很多,有发电权交易,有用能权交易,有可再生能源配额交易,还有可再生能源跨省区物理层次的交易,这些交易之间都是以低碳为目标的交易,怎么进行协调?因此在这里谈两点关于在落实全国碳市场,同时全国碳市场实施过程中两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先看第一个问题,关于电力市场与碳市场,从行业来说,九号文明确了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目标和任务,在去年十月份六个核心配套文件也明确了具体改革施工图。近期,发改委能源局也正在制定实施细则,两个售电以及配电办法也已经公布了,意味着对电力市场改革已步入实施阶段。

  目前,全国应该是20几个省市试点方案都获得了发改委批复,从电力市场来看,因电力市场对电力行业影响比较大,碳市场和电力市场到底什么样的关系呢,我们也做了初步分析和研究,首先两个市场应该是既独立又相互联系的,说它独立,两个市场,电力市场和碳市场可以分别独立组织交易,可以在不同交易平台上进行运作,互相之间是相互独立的,它的交易规则,交易品种,可以是相互独立运作的,这是其中一个关系。第二,它又是相互联系的,相互联系有几个层次,第一,目标相通,本次电力市场化改革,或者本次电力市场建设,就是以低碳发展为目标,九号文已经明确提出,要实现能源低碳转型,包括鼓励在电改文件里,鼓励分布式能源、新能源接入,这些都是以低碳发展为目标,那么碳市场更是采用市场机制来促进低碳排放。所以说目标是相通的,或者目标本质上是一致的。第二个联系,市场主体是相同,电力企业、发电企业既需要在碳市场中竞争,也需要参与到电力市场中来,因此,对于市场主体来说是相同的。所以有相同的市场主体就意味着他们之间的联系就比较密切。第三个联系,价格是相互影响的,我们都知道在环保成本,需要直接反映发电企业在电力市场报价中,这在国外已有先例,因此,碳市场参与的情况规则,以及碳的价格会直接影响我们电力价格,乃至影响发电量,发电结构和电网布局,这个影响大家仔细想一想,确实它也是有密切联系的。

  碳市场跟电力市场既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因此,我们建议碳市场和电力市场在推进过程中,需要相互协调。在本轮电力市场化改革里,是以低碳目标下建设电力市场,首先电力市场发展会进一步促进节能减排和碳市场发展。因为这里面对风电、太阳能、水电等清洁能源提到的优先发电制度,对于市场成员准入条件也含了环保要求,而且对市场主体来说,在市场化改革后,碳里边也会更加灵活,这都是在电力市场中对于减碳方面的促进作用,但同时也看到现在碳市场和电力市场现在两条线还没有完全实现更多的考虑一些协调问题,这也是我们研究的重点。因此,我们这儿有几个初步的研究观点:

  第一,市场范围需要协调。所谓市场范围,就是说电力市场未来肯定是要实现整个电力在全国范围的要素配置和电力优化配置,各省方案已经批了,未来各个省即将开展电力市场化建设。因此,这个范围可能初步是各省里面会有建设,全国的碳市场可能会引导市场主体,包括发电企业和用户,在不同省间转移和布局。因此,目前省范围开展的电力市场中,市场主体、电源结构方面,可能会受碳市场影响,因此我们建议,在全国碳市场配额分配,各个方面机制设计中要考虑电力市场推进的进度和因素。

  第二,市场空间需要协调。电力市场的发展随GDP增长。碳市场通过强制碳配额而形成空间,相对来说它是收缩的空间,因此这两个市场的空间也需要有协调,能够相互促进,而不是相互制约,这也是特别重要的,首先要考虑的一个因素。

  第三,价格机制需要相互协调。因为在电力市场中,计划与市场会逐渐的由计划过渡到市场,因为在这次电改文件里很清晰提出,要逐步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因此,对于碳价来说,或者碳成本来说,在市场的这个部分,碳成本会非常顺畅地由发电企业竞争它的价格直接传递到用户侧去。但对于保留的发用电计划部分,包括下游的销售电价部分,可能在一定程度上需要进行联动,这方面也是在价格方面需要进行有些协调和衔接的。

  第四,这是给政府的建议,因为目前碳市场同时对发电和用电都已经含进去了,包括电网的环节,实际上它是涵盖了间接排放的因素在里面。现在在改革前,因为发电的价格是计划定价,但是很难通过下游电价来实现的。在电力市场化改革完成之后,电价由市场来决定。因此,碳市场是不是可以考虑到逐步涵盖间接排放的因素在里面,当然虽然这是技术问题,但是我想在政策激励方面,还是需要有一个逐步逐步协调的过程,这是一个建议。另外对于监管角度来说,在电力市场中,对电价和网损的监管,和碳市场对于电网包括网损,包括发电各种监管,是不是这个政策也需要有这样的协调,这也是我们几个政策的建议。这是我们碳市场与电力市场我们的一些初步思考,当然现在两条线都在各自进行推进,都在各自探索。我想实际上有些问题在未来的实施中,也会逐步的暴露出来,然后我们寻求更多的协调发展因素。

  第二,关于碳交易与现在各类型的电力绿色交易,因为现在电力行业有排污权漂移,有发电权交易,有节能量交易,有可再生能源的跨省区交易,物理的交易,还有像可再生能源配额交易,还有用能权交易,这些都能称之为绿色交易,这些交易之间到底是什么样关系?这两年国家电网公司有一个科技项目立项,对绿色交易之间的关系,我们进行了研究。首先我们对各个交易的目的,它的标的以及主体情况进行了比较详细梳理。发现这里面实际上它的目标是一致的,但是它交易的标的是不同的。我们看像发电权,碳排放权,排污权,用能权,包括IPS,可再生能源配额,这些都是权类或者有点金融性质的交易,还有绿色电能,可再生能源,风电交易,水电,还有光伏交易,它是物理交易。这个交易是物理交易额,所以之间还是有所不同,交易标的不同,但是从交易主体来看,基本上交易市场主体是相同的,这就意味着这几个交易之间需要进行协同。这个就是电力绿色交易的异同和相同点。

  二是从碳市场与其他绿色交易的协同,我们刚才讲,实际上这些交易我们仔细看来,都是有联系的,因此是需要进行协调的。首先一个协同,我们在研究过程中就觉得在政策层面需要有个协同,因为不同的交易在政府不同的部委来进行管理,制定的规则,这些不同的政策之间,它需要有一个协同,你说碳排放是发改委,我们的排污权环保部,像我们的发电权还有我们物理交易也由不同的省政府来管,所以不同交易之间的规则制定,或者政策之间的协同首先是第一个需要协同的。因此,我们有一个对于协同整体的思路,这些交易品种都非常多,所以我们是建议有几条比较大的原则在协同的推进方面。第一,还是要有市场化的原则,因为这些交易我们都是按照市场方向来推动的,不管是排污权也好,碳的排放权还是发电权交易,都是按照市场化方向来做的,这是第一条原则。第二条,要统筹协调,这个我觉得也是特别特别重要的。第三,重点突出,我想这么多交易,互相之间是有些矛盾或者有些冲突的,因此我们也建议在不同的阶段,是需要有不同的重点交易推出来,这样的话,能够重点突出,统筹来进行推进。最后还是要坚持我们平稳推进的原则,这是我们研究协同的原则。

  第二个层面,企业层面的协同,对于市场主体来讲,各种交易都有各自模式和各自的交易规则,对于电力企业来说,就需要综合考虑多种交易的相互影响,来研究建立综合的交易决策优化方法,以及决策技术支持系统,比如说我们火电的企业,它的排放量,发电量,排污量,这些都是有不同的份额,这些不同的份额都涉及到不同的是里面的交易。因此这些需要协调,比如说我们的发电权、排污权、碳排放权,它的联系在于发电权结果必须要满足排污份额的约束。碳排放份额的约束,排污配额和碳排放配额是可以通过市场来进行购买的。这个其实就是从企业层面来说,它本身需要进行协调。

  第三,我们从技术层面,也就是说,从未来规则层面来说,需要有一些关键技术进行协调,这里面含了总量目标如何来确定,配额管理和分配的技术,监测报告核查的技术,交易和结算的技术,交易平台技术支持系统,市场调节,市场监管,市场风险管理以及核证的技术,这些所有的交易里面都有这样一些要素在里面,需要一一进行去研究,去开发,这也是非常关键的方面,这是我们梳理的八大技术,时间关系我就不再详细解释了。

  通过我们的研究发现,我们在推进碳市场,推进电力市场,推进绿色交易,推进我们的电力行业碳减排过程中,是需要对这些市场交易进行衔接,进行协调,但实际上归根到底或者最重要的是各项政策,各个规则之间的协调和衔接,因此我们有几条建议:

  第一,这些政出多门的交易品种,交易政策,需要在推进过程中,确实是需要进行相关的协调。我们研究机构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起到一定的研究作用。

  第二,对于我们电力企业来讲,不管我们的发电还是电网企业,在企业内部可能需要首先对不同交易之间进行协调,毕竟所有的纽带都在市场主体身上。

  第三,定期对碳交易与其他类型交易的关系进行定性和定量评估和研究,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不同交易在推进的进度是不同的,我们说2017年我们全国碳市场建立,那我们各个省电力市场试点协调在推进,在推进过程中,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包括我们可再生能源配额的交易机制也在研究和推进,所以这些交易之间的关系,随着问题的出现,需要进行动态的评估分析,然后找出他们之间的关系,能够达到相互促进,相互发展,能够共同来推进电力行业碳减排和能源的低碳转型。

热门搜索:

我要评论

评论0

 
视觉
人物

除夕这样过

2月7日凌晨3点,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蒙东兴安供电公司配电急修班的平静,...[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