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如火 生命如烛
时间:2018-02-05 来源:国家电网报 作者:本报记者 王彪

  编者按 “北京榜样”由北京市委宣传部、首都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是一项融广泛发动、推荐选树、宣传报道、公益实践为一体的群众性综合大型主题活动。1月3日,公司3名员工入选“2017北京榜样”。他们是国网冀北电力员工赵振宁,国网北京电力员工常波、任立新。今起,本报对3人的事迹进行报道。

  

  简介

  赵振宁,中共党员,国网冀北电科院锅炉技术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电力行业标准化先进个人,国家电网公司优秀专家人才,国网冀北电力劳动模范。

  他牵头改造完成世界上首个不牺牲机组经济性的低氮氧化物燃烧优化项目,至今氮氧化物排放之低仍居于世界首位。他首创的燃煤机组能效评价和火电机组辅机可靠性评价技术填补了国际空白。他拥有15项发明专利,发表论文100余篇,出版专著7部,编写国家安全规范1项、国家标准1项、电力行业标准10项。

  感言

  我热爱我的专业。能为国家节能减排和京津冀协同发展做点贡献,我觉得很欣慰,说明咱的工作有价值。

  一位作家说过:成就一项事业,要拿出炼钢的热情。铁的熔点是1500多摄氏度,我们要拿出2000摄氏度的灼热,全身心投入到火热的事业中。在我国燃煤发电锅炉专业,有这样一个人,他以热烈如火的使命感和精益求精的工匠心,一路斩关夺隘,攻克技术难关,始终奋斗在守护蔚蓝京畿第一线,被誉为“节能减排的科技尖刀”。

  他就是2017年“北京榜样”、国网冀北电科院锅炉技术研究所副所长赵振宁。他心中有一个职业梦想,牵引着他一路求索。他身上有一团火焰,那是专业专注的精神,催促着他不辞辛劳,科研攻关,培训育人。

  躬身科研不辞苦

  见到赵振宁时,你无法相信这是45岁的人。他的样貌气质明显超出了他的实际年龄。他一头短发,却已花白,后背微微隆起,好像永远在负重而行。也许,长期与发电锅炉打交道,粉尘和氮氧化物加速了他的衰老。20多年躬身探索锅炉燃烧技术,他脊背都累弯了,身上显现出沧桑的痕迹。

  赵振宁出生在内蒙古察哈尔右翼后旗,早年家境贫寒,长期营养不良。参加工作后,他一直在生产一线从事基建、生产、科研工作,加班加点是常态,项目一忙起来就是连轴转。日积月累的辛劳,曾经使他身体每况愈下,患上多种慢性病。

  2003年,他去学车,扭不了头,看后视镜都困难,后来严重的时候躺着翻不了身。他刚开始没当回事,一拖就严重了。后来很多疾病找上门来,他患上心肌炎、强直脊柱炎、高血压、肾漏蛋白……人体重要的脏器几乎都有了毛病。他去医院检查时,西医束手无策,他只有去看中医。医生诊断后,给他开了中药单,叮嘱了煎药注意事项。他买了一口小号的自动煎药锅,这口煎药锅就成为他出差在外必带的物件。

  有次,他在福建宁德做一个项目,为了解决沿海电厂国产进口多种煤掺烧降低成本的问题,住在电厂的宾馆。他所到之处,都要开锅熬药。没想到这浓浓的中药味,终于让服务员忍受不下去了,引来一顿牢骚:“这药味太熏人了,整个楼道都有味了。”

  曾经有半年多的时间,赵振宁奔波于华北大地上的各大电厂,微驼的他拎着一大包草药和一口药锅。这一幕,让很多人既心酸又心痛。

  他倒是很乐观地说:“丑就丑点吧,也不影响工作和生活。”近几年,他开始练起太极拳,不但身体有了明显好转,而且拳也练得很有心得。

  但他的人生重心始终在他的专业上。他带着感情攀登本专业的技术高峰。“现在一台30万千瓦发电机组的排放,就相当于一个大食堂的排放。我认为,经过这些年的治理,大型火电机组污染物排放越来越少了。”赵振宁说。

  匠心,是一个高度,更是一种状态。匠心的铸就,仰赖精湛高妙的业务技能、精益求精的专业素养,同时,又怎能缺少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韧品格和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探索精神呢?赵振宁弓下身子,投入深情,以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致力于降低发电锅炉的氮氧化物排放,一次次完成了燃烧优化的重任。

  锲而不舍铸匠心

  形成雾霾的元凶是粉尘、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不过,粉尘可通过过滤拦截,二氧化硫可通过石灰石吸收,唯独氮氧化物最难对付。

  赵振宁跟氮氧化物较上劲了,而且探索出降服它的技术手段。一次,在浙江省海宁县一个电厂的超低氮氧化物燃烧优化项目上,赵振宁系统了解了锅炉情况后,表示氮氧化物指标还可以降。他对同行的徒弟们说:“大家做好准备,可能一两个月不能回家了。”

  当时,设备制造商派出的调试人员已经完成了锅炉改造,将氮氧化物降到了130毫克。其实这个结果相当理想。按照通行的技术标准,能将氮氧化物降到200毫克以下就算是先进技术了。可是赵振宁并没有放弃,他锲而不舍,认定还有降低的空间。凭借在电站锅炉低氮氧化物燃烧技术、节能环保多目标综合优化等方面丰富的经验,他开展了耐心细致的攻关,最终将氮氧化物降低到100毫克。他的出色表现让之前认为不可能做到的调试人员大为吃惊,佩服不已。

  实践如同磨刀石,磨砺技术,淬炼匠心,让他步步精进。2012年,大同塔山电厂出现机组运行优化难题,导致机组经济性排名倒数第一。两批专家轮流上阵,均铩羽而归。赵振宁却接下了这个难啃的“硬骨头”。他赶到现场,很多人起初对他并不买账。“我烧锅炉20多年了,还不知道你那点东西!”锅炉专工李师傅质疑道。赵振宁和他的团队并没有退缩,而是投入到实验前的准备工作。他们在海量数据中,梳理分析比对,查找可疑环节,最终找到了问题症结。

  做实验时,李师傅跟着,赵振宁按照他的建议调整风量和挡板,发现按照传统的做法做,煤粉很快就堵了。赵振宁决定反其道而行之。四两拨千斤,可贵的技术革新时常蕴藏在细微之处。“怎么不堵了?”李师傅惊讶地问。经过赵振宁独创的整体优化技术处理,机组终于达到了最佳状态。

  他深爱自己的专业。多年来,他深入研究大同煤、神华煤、张家口蔚州长焰煤、内蒙古高水分褐煤等煤种的特性,改进了煤种结渣性认定方法,提出了基于煤种实施燃烧组织的方法,为锅炉技术研究所开展技术服务提供了理论基础。

  匠心是一个目标,更是一个过程。赵振宁就有这样一颗金子般的匠心。言传身教育桃李

  “赵师傅为人随和,对我们请教他的问题,从来是问一答十。”女徒弟李媛园说,“他好像只有一套衣服,蓝色工装,秋冬季节还会添一件灰色毛衣。”赵振宁的穿着不仅朴素,而且单一。他艰苦朴素的作风,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徒弟们。

  他不讲求外表的光鲜亮丽,一心扑在工作上。最早做技术人员时,他投入地搞科研,后来当了副所长,加了两项工作,一个是抓管理,一个是带徒弟。即便如此,他还坚持每年做至少一项科技项目。

  近年来,锅炉技术研究所引进了几个国内顶尖大学的毕业生。“这些学生基础非常好,我们所的资源虽然有限,但是我们要全力帮助他们成长。”他十分珍惜这批新生力量。李媛园说:“我们有一时半会还没学会的内容,师傅都会说‘没事,慢慢来’,特别暖心。”

  他不仅在业务上悉心指导徒弟,还独创了师徒协作制。传统的师带徒机制,一般是师傅教的多而创新少。可是在大学,导师带学生,则基础学习少,鼓励创新多。师徒协作制吸收了两者的长处,既注重基础学习,又鼓励技术创新,更加有利于徒弟的进步。比如做项目时,赵振宁会首先示范,然后由徒弟上手做,最后他指出问题所在。

  他的另一个徒弟李金晶,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博士。他对师徒协作制感触很深。有一次,赵振宁带着他在内蒙古的托克托电厂做一个旋流燃烧项目。起初,师傅带着他熟悉现场、收集数据,待了解清楚有关情况后,赵振宁放手让李金晶担任项目负责人。“师傅不是让我做技术,而是做管理。”李金晶说。师徒协作制是赵振宁在带徒弟上的创新,为徒弟的快速成长打开了通道。

  目前,赵振宁还兼任华北电力大学的企业导师,带着硕士研究生。无论是带所里的徒弟,还是带大学的研究生,他均注重言传身教,孜孜不倦,无私奉献,把平生所学传之授之。

  谈起师傅赵振宁,徒弟们都很骄傲。他独创的一整套多目标综合优化的理论和技术,被客户大范围推广应用,取得了丰硕的成果。有人估算过,如果按照每吨标准煤500元来算,赵振宁所做的项目,每年能给国家节省一亿元。

  科研路上,创新如火,照亮自己的人生;育人路上,生命如烛,照亮新生的力量。赵振宁始终探寻着燃烧的意义。

我要评论
英大传媒集团《国家电网报》编辑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京站西街19号英大传媒大厦 邮政编码:100005
京ICP证090153号 京ICP备10029476号-20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73号
新出网证(京)字01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693(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20号
国网安备 641224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