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2日第213期
来源:《能源评论》 责编:白韦 肖莎

    电改在提速。

    这是每一个电力从业者的真实感受。与2002年电改5号文出台后,落实举步维艰不同,2015年电改9号文颁布后,电改迎来了窗口期。其中,31家电力交易中心的相继挂牌,为电改提供了一块新的“阵地”,在推进电力交易体制改革,完善市场化交易机制方面做出了积极尝试。

北京:做有使命感的国家平台
北京:做有使命感的国家平台

依托特高压提速跨区交易

作为大范围优化配置电力资源、促进清洁能源省间消纳的基础平台,国家级交易中心的作用至关重要。 对北京电力交易中心而言,依托特高压电网,其大范围内配置电力资源的优势开始逐步显现。截至7月底,已经有约2000家发电企业在北京电力交易中心开展交易,省间交易电量3271亿千瓦时,这一数字大约相当于北京市4年的用电量。 资料显示,广州电力交易中心2016年计划安排“西电东送”总电量1799亿千瓦时。上半年,交易中心累计组织“西电东送”交易电量809亿千瓦时。    [详细]
安徽:市场火热的背后
安徽:市场火热的背后

交易中心:怀揣三味锦囊

今年截至目前,安徽电力交易中心直接交易电量为394亿千瓦时,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例达到了23%,这一比例在国家电网公司所属的省级平台中名列前茅。在已有的交易中,最能体现出市场活力的平台集中交易电量达到了98亿千瓦时。通过直接交易,为省内企业节省了31.4亿元的购电成本。   [详细]
广东:“暴利”质疑中“放水养鱼”
广东:“暴利”质疑中“放水养鱼”

培育市场应拒绝“暴利”

“目前市场还处于培育阶段,稳妥的做法是利益调整不能太大,同时规则不易过于复杂。”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电力能源处相关负责人这样形容当下广东电力交易中心的现状。从学界到政策层,从电厂到用户、售电公司,培育市场,已经成为共识。 一个现实就是,即使在市场经济发达的广东,用户对电力商品的认识也仍然处在启蒙阶段,在第一次面对售电公司上门推销时,经常会认为是骗子的把戏。  [详细]
相对独立是既依赖又不附属,既独立又不脱钩
相对独立是既依赖又不附属,既独立又不脱钩

如何理解“相对独立”

  电力交易中心独立性是多一点还是少一点,如果非要说有意义的话,或许仅在于,哪种模式更有利于电改的平稳起步、有序推进,更有利于推动电力交易中心发展。 如何理解电力交易中心的“相对独立”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发〔2015〕9号)在“近期推进电力体制改革的重点任务”中提出“建立相对独立的电力交易机构,形成公平规范的市场交易平台”,并出台配套文件《关于电力交易机构组建和规范运行的实施意见》。实施意见明确了组建和运行电力交易机构的三个基本原则:一是平稳起步,有序推进;二是相对独立,依规运行;三是依法监管,保障公平。 [详细]
电力交易的国家镜鉴
电力交易的国家镜鉴

美国:从分离到“内嵌”

  1998年3月,投资数亿美元的电力交易中心(PX)和独立系统运营机构(ISO)在加州同时开放,这让加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允许电力用户选择发电商的州。 2016年7月25日下午1点,美国纽约市批发电价在正常的5美分/度左右徘徊,下午2点30分,因为天气炎热,用电量提高,批发电价随之升至9.4美分/度,这已几近系统稳定的警戒值。但随后不到1小时,电价飙高到1.042 美元/度,在高点徘徊将近半个时之后,电价才回落到安全区间。 事后证明,电价之所以在短期内涨幅达到10倍,是因为雷雨警报误报,加上原本可启动的燃油发电设施已全部上线,导致供需缺口无法弥平。 [详细]

   9号文的颁布,让中国电改迎来窗口期。31家电力交易中心相继挂牌,为电改开辟了一块新阵地,展望未来,其不应以降低电价作为最终目的,而应沿着市场化的道路,大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