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原创稿件

他们已经17天没回家了

——记湖北电力调控中心值班人员
发布时间:2020-02-12 作者:本报记者 邹平 通讯员 周强明

 

  湖北电力调控中心员工在查看告警信息。倪俊豪 摄

  

  贺俊和他的33名同事已经17天没有见到家人了。他们在湖北电力调度控制中心上班。从农历正月初一开始,他们下班后就集中封闭在办公楼旁边的住处。

  贺俊是有着16年党龄的“老调度”,被同事们称作电力调度工作的“镇山之宝”。工作中,他遇事沉稳干练,处理难题准确果断。1月25日17时,湖北电力调控中心主任彭丰在得知武汉市中心城区将禁止机动车通行后,在工作群里发出紧急通知:“所有调控值班人员在当天22时前必须赶到指定酒店集中,实行封闭管理。”贺俊第一个在工作群里请战、第一个到集中住处报到。在此次防疫工作中,他是“调控二厅”的调控长,也是临时党小组组长。

  “记得到酒店之后要消毒。”妻子不放心地叮嘱。“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照顾好女儿。爸妈那边,我等下打个电话,免得他们担心。”贺俊匆匆挂了电话,因为他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见到家人,他怕自己说着说着就哭了。同时,他也知道这次任务是责任、是使命,越是艰难的时候,共产党员就越要顶上。

  自疫情发生以来,湖北电力调控中心实行“五班三倒”的“战时”应急值班管理,根据排班情况迅速组建起五个临时党小组,每个党小组设置正副小组长互为备用。

  1月25日,34名调控员都是默默地拖着行李箱到单位集结,没人说起过家里有什么困难。

  调度系统是电网的指挥核心,关乎整个地区的电网安全。一名合格的调度员至少需要积累3~5年一线工作经验,不仅要对电网结构、设备特性及运行特点等专业知识了然于心,还要有极强的组织协调能力和扎实过硬的心理素质。为确保调度核心区域绝对安全,1月23日,国网湖北省电力有限公司启用应急备调,以最快速度“复制”出一个临时应急大厅作为“调度二厅”,做到两厅值班人员不交互、工作地点不交互。

  调控中心调控值班长鲁鸿毅本在家中轮休待值,接到任务后匆匆安排好家人,从1月22日12时到次日12时,在24个小时内完成了6个调控监控席位搭建、30余套系统安装调试、5000余条数据接入测试,实现了对原调控大厅即“调度一厅”的一比一“复制”。

  2月3日9时,调度员冯煊比以往更加紧张:查阅电力计划表;统筹分析当日全省电力电量平衡情况;协调上级调度进行跨省跨区备用容量调剂;保证全省电力实时平衡……

  在“调控一厅”另一侧,监控值长潘鹏带领2名监控员,一边全神贯注地紧盯屏幕里滚动的监控告警信号,一边通知现场检查处置异常设备,投退无功补偿设备,保证电网运行安全。

  此次疫情使湖北电网供用电方式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一方面,用电量大幅下降,另一方面,随着湖北各地陆续投入大量临时建立的医疗机构,重要客户名录时刻在发生变化。这给电网运行方式带来了严峻挑战。调控中心工作人员必须实时调整电网运行方式,才能保障重要客户可靠供电。

  “今天新增防疫重要客户183家,请夜班人员及时掌握滚动修订的相关预案。”2月9日22时30分,“调度二厅”的调控长贺俊正在和“调度一厅”进行网络交接班。为了避免交叉感染,两厅人员从不见面,都是通过各自值班场所的大屏幕实现网络交接班。

  截至目前,湖北电网设备运行平稳,未发生220千伏及以上输电线路、主变压器等主设备故障停运,未发生定点医院、发热门诊、防护用品生产企业、医护支援队伍住宿宾馆和其他重要客户供电线路停电。

  贺俊的家其实离单位只有500米远,但是他不能回去。2月8日,他在上完白班后回到酒店,在朋友圈写下了一段送给女儿的话:

  短暂的小别离,是为了最后的大团圆。

  等你可以不戴口罩就出门的时候,我要带你去麻城看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去襄阳古隆中找故事里的三国;去十堰樱桃沟里边摘边吃。

  等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