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作品展示

光明的符号

发布时间:2020-01-02 作者:

光明的符号

 

冷冰

 

  

  给夜一颗明亮的心

  一盏灯,别在黑暗的胸前,如徽章,如花朵,如指引。一盏就能成为黑暗的核心。

  谁不认识一盏灯呢?远远看一盏灯,像远远看一个人,等待相逢,等待召唤,甚至等待一起等待。

  家中的灯光线柔和,柴米油盐的味道弥漫其中,光便也有了声色,拥抱着长长短短、轻轻重重的话语,给所遇之物镀上光泽,让每一句话,每一种颜色,每一个物件都彼此认清、闪亮。

  路灯谦逊。它们喜欢弯下身子,为夜行者照亮脚下。一条路的灯,能显示一条路、一座城的性格与气质。那是一支队伍,一种仪式,黄昏亮起,清晨熄灭,不畏风雨寒暑,提醒和关照走过的人。

  有灯的路是大路、正路,再难行的路,因为有灯照亮,也让人安心几分,增添继续前行的勇气。城市的高楼大厦里白天也会灯火通明。

  灯意味着光明。灯,不仅是陪伴,是帮助,更延伸了白昼的长度,加倍给予人类更多自由的时间和空间,丰富了生活的内容。

  灯是守夜人,穿过灯光的夜没有秘密。日复日,夜重夜,当一盏灯将星辰交给黎明,它的使命也臻于圆满。时间在灯光中醒着,生命在灯光中流逝,即使沉默,因为光的加持也增加了清晰的存在感。

  生活在灯下,熠熠闪光的生活让生命在亮亮堂堂中流过。

  中国北京,十里长安街,灯亮如花树,将中国之夜的灿烂呈现给全世界。国之亮度,一灯所瞩。

  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近十四亿人口,家家有灯,夜夜闪亮,这是一项多么宏伟的工程!

  从深远偏僻的大山褶皱之中的寥寥几户人家,到生存环境恶劣的雪域高原,一盏灯亮了,生活便真的亮起来了。光,不仅是光,还是温暖,是改变生活的绵绵力量。

  以灯为号,持灯的使者将黑夜与白昼紧密连接,他们走到的地方,就是光明扎根的地方。一盏灯是平常之物,但在黑暗中,如豆之光也是生之希望。

  曾听到一个故事,一个年轻人入深山探险迷路,失去联络。三天后,他隐约望见深山谷底似有光亮,遂不顾一切爬向那里。原来光亮之处是一户人家,只有两位老人。事后得知,那里全村搬迁出去,但两位老人喜欢山居,重又回来,当地供电企业为这户人家送了电。

  生活在哪里,光就照到哪里。

  听一位电力调度员讲过,他出差夜航,从空中俯瞰大地,灯火闪烁,如另一片魔幻天空,令他陡生自豪感。人飞在两个“天空”之间,但知道哪里是真正的家,因为大地银河在遥远地呼唤,比星星更近,更亮,更繁华。

  看不见的奔跑

  亮亮的灯,连着长长的线。线是电力线路,光自线路中而来。

  光有自己的路,一条线就是一条路,光在路上奔跑。

  人们说到电的时候,常常会先说出线路、铁塔或电线杆,因为它们常见,便成为电力的标志性符号。开车或者坐火车,车窗外,与车一起奔跑的通常是电力线路,铁塔或线杆。

  线路连着铁塔,铁塔带着线路,线路与铁塔是骨肉相连的兄弟,不能分割。

  你看“电”这个字型,像不像微型电路图?形意相配。一条条线路,在大地上画出新的经纬,能源无声地四处奔涌,隐秘地澎湃。它们有时要曲折地前行,以塔为支点,随势定位,遇山登高,遇水跨越,无可阻挡。

  线路在奔跑,追随着一些人奔跑。

  曾经在晋东南看到中国第一条特高压输电线路的检修工,一群全部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令我惊奇的是他们的沉静与稳重,像那些攀山越壑的铁塔,有力但不张扬。他们上塔时身手敏捷,几十米高的线路上,健步如飞,使人惊叹。

  一位小伙子说,他工作六年,长年在野外巡线检修,接受这份职业的磨炼。有时,在空中,工作结束之后他会在塔上坐一会儿,既积攒力气,保证下塔安全,又看看风景,看看家的方向,想想家人,这是他最惬意的时候。

  野外、远离人群、高空作业,这些词语描述出有些连想象也不能抵达的生活。站在他们身边,我能感受到简短言语中流露出的豪气,像他们脚下的西北高原,深厚的沉默中蕴涵着克制的激情,矛盾却又可理解。

  每一条线路像畅通的高速路,它们的内心——电流强劲无比,一往无前,但你却无法看见。每一基铁塔坚定不动,沉默的队伍在大地上长征,跋涉之后的它们进入城市乡村。因为经历过,所以它们变得温柔而体贴,点亮灯盏,助力机械,运转化之功,供养和改变着生活。

  北方塞外,一处特高压工地,一群穿蓝绿工装的人在荆棘、栎树、白蜡条和叫不上名字的草木中穿行。他们要让一堆钢铁在山上安家,草本植物将同闪亮的角铁做邻居街坊。当一截截角铁站成一座铁塔,银色的身影闪耀月亮的光芒,满山的草木都矮了。

  田野里的玉米已经黄了,秋天正一天一天走向季节的深处。90米高的铁塔将银色的电缆扛在肩上,一基一基铁塔走进暮色,一群大雁鸣叫着紧紧跟随,落日和远山为同行者指引着道路,金色的希望就这样一起奔赴远方。

  铁塔们相跟着走上山顶,石头长城与输电线路比肩而立,平地崛起了一个个新高峰。古老之地上有了新物种,每一基都屹立从容,贯注古长城的基石和勇气,在大地上一笔一画,写下新时代的传奇与恢宏。

  一群建设者,站成夕阳的剪影,比近处的铁塔矮小,比远处的线路高大。这个形象,符合他们的生活,简单、普通、沉默,却拥有绵绵不绝的力量,大地上随处可见,遍地生长。

  而在城市,一些铁塔和线路,甚至变电站却又开始消失——隐入地下。“蛛网”将城市的天空割成碎片,还是那些曾经立起铁塔、架起线路的人,又将自己的早晨从黄昏开始,在家家户户一天的生活安定之后,走上大街巷道梳理城市的“动力神经”。他们要重新画出城市的天际线,流畅而干净,让美好在不被察觉的地方静静而生。

  无论显与隐,铁塔和线路都在奔跑之中。它们的顺从,让生活多了一份清净之美。

  源动力

  电,比火更持久地燃烧,比闪电更锐利而耀眼,比阳光更多变而可亲。请不要把它仅仅当作工具和商品,电更是自然与人类紧密相连的媒介,通过它,人更多地了解了大自然的本质和自己生活的目的。

  一度电里,蕴藏着一条生存链条,生与死,转化与轮回,既是生物的,也是哲学的。

  一座发电厂,是能源的转换场。煤、油、核能、甚至风、海洋、阳光,在这里走上了新的道路,走进人类的生活。清洁能源,与人类息息相关;生态环境,与生存休戚与共。

  一些事物在这里实现了转折,黝黑的煤绽放出储藏亿万年的激情,成为光,有太阳不变的质地;成为能,去推动整个人类的生活。电——被赋予新命名的地方,充满神奇。

  这里是一盏灯光的起点,人类现代生活的动能之源。

  耸立的烟囱喷吐浓烟,有腰线的晾水塔体积庞大。这是以煤和油作燃料的火电厂,工业化时代的典型符号之一。黑色的煤走出地下,黑色的油重新流淌,亿万年的沉淀被释放出来,散布回天地之间,亮起来,动起来,而新状态更强健、活泼而持久。

  像三叶草一样站在山岭、草原、海洋中的风机,成为新能源时代的形象新宠。内蒙古大草原上,白色的风机群构成一片新林地,集体与风对谈。而在那些丘陵地带,它们三三两两,如白衣侠士,站在风中,倾听风语,倾听远方的消息,时缓时急转动的巨大头颅,似乎在思索。它们的思索是否也进入了电流之中呢?那么,那些电流是否也将一些微妙的信息传递给了使用者呢?多少隐秘的相连,人类并不知晓。

  在新疆广袤的戈壁滩上,大地铺展着亮晶晶的黑色地毯,那是太阳能板,取之于光,转之为能,转化关键是人的智慧与劳动。

  为人们所了解较少的是核电厂——它们藏身于地下,以谨慎的姿态贡献着能量。但人们知道,它是武林高手,能量无极限。

  太阳是自然的光源,电是人类创造的光源,更文明的生活因此而不断演进。多样性选择、转化、汇聚,今天的电,已经不同于往日的电;同样的光,不同于往日的光;铺展在大地上的智能电网,不同于往日的电网。人与自然的理解、融合,正从电的源头丰富和深化。

  电是简单的,也是复杂的。写下“电”这个字,思想便开始从田野意象中飘开散远,幻画出无穷奇妙的线条与符号,如诱人追随破解的隐喻……